两院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一府两院 > 两院动态 > 正文

私自驾驶他人寄存摩托致被搭载者死亡,驾驶员、车主及投保保险公司责任应如何划分?

发布日期:2017-09-27    作者:     来源:     点击:

以案说法:私自驾驶他人寄存摩托致被搭载者死亡,驾驶员、车主及投保保险公司责任应如何划分?

【案情】:2016年8月6日,张某与朋友魏某等人结伴出行,魏某骑乘的摩托车系堂哥魏某龙从他人手中购买的二手车。当车辆行驶至石云路2KM+65M弯道处会车时与吴某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张某头部着地致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本起事故经交警认定,吴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魏某负事故次要责任;乘员张某无责任。经核实,魏某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事发后,吴某按照责任比例赔偿了张某父母损失,但魏某在出事后便离家出走,没有赔偿张某父母任何损失。张某父母遂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魏某、魏某龙、人寿保险安康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99023.9元。

【原被告意见】原告起诉的理由是:被告魏某驾驶机动车造成交通事故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故应该赔偿原告全部损失的30%;被告魏某龙对自己购买的机动车管理不善,使无驾驶资格的魏某驾驶机动车并发生交通事故,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魏某驾驶的摩托车在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康中心支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强险,张某在受伤倒地一瞬间由乘员转换为第三人,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予垫付。

被告魏某经公告未到庭,未进行答辩。

被告魏某龙辩称,虽然陕GCB853号两轮摩托车所有权人是魏某龙,但由于其长期在外打工,车辆一直停放在收养自己的伯父家即魏某父亲家中,并没有将车辆借给魏某使用。魏某在骑乘摩托车出事时魏某龙正在外打工。原告无证据证明是魏某龙将车辆借给魏某使用,摩托车停放在家中不存在任何问题,魏某擅自使用,责任在魏某与魏某龙无关。

被告人寿保险安康中心支公司辩称,根据交强险规定,交强险赔偿对象是车辆以外的第三人,不包括车上乘员。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中确认了死者张某系车上乘员,故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石泉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交警部门已认定魏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魏某应按照责任比例承担30%赔偿责任。张某乘坐无有效驾驶资格人的车辆,亦有过错,可以适当减轻魏某的民事责任,同时张某的行为构成好意同乘,魏某本是助人为乐的无偿行为,故对原告要求的精神损害赔偿要求不予支持。应在魏某赔偿范围内减去20%责任较为适宜。

被告魏某龙长期外出,将车辆停放在家中并无过错,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魏某龙主动将车辆借给魏某驾驶,也无证据证实魏某是否从魏某龙处取得摩托车钥匙。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故魏某龙在本起交通事故中对损害结果的发生没有过错,不承担赔偿义务。

原告无证据证实张某在撞车倒地后受到车辆二次冲撞或者碾压,其身份仍系车上乘员,不属于第三人。故法院对原告要求保险公司从交强险范围内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石泉法院作出判决:被告魏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赔偿原告死者家属因张某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143907.12元,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案件虽然简单,但所涉及到的法律关系比较复杂。首先,魏某驾驶机动车时是否征得摩托车所有人魏某龙的同意,如果魏某龙明知魏某无有效驾驶资格而将机动车借给魏某使用,那么魏某龙应该承担连带赔偿义务。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查明的事实是:魏某龙自幼随魏某父母生活,成人后长期外出打工,外出期间将摩托车停放在魏某家中,管理上不存在过错,事发时,魏某龙在外打工。原告没有证据证明魏某龙将车借给魏某使用的证据。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请求由机动车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具有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除外”。判决驳回了原告该项诉讼请求。

其次,张某在受伤倒地一瞬间是否由车上乘员转换为第三人,保险公司是否应该在交强险中承担垫付义务。根据交强险条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本案当中,发生交通事故时,张某系车上乘员,未发生二次碾压和碰撞。车上乘员与车外人员区别是比较固定的,因遇交通事故碰撞导致车上乘员脱离本车的,不存在转化为第三人的问题,仍属于车上乘员,不应从交强险中赔偿。

第三,被告魏某是否应该按照责任比例足额赔偿以及是否应该赔偿精神损失的问题。本案当中,张某与魏某系朋友关系,张某无偿搭乘魏某驾驶的机动车,系好意同乘者。好意同乘者无偿搭乘的行为并不意味着甘愿冒一切风险。驾驶者对于好意同乘者的注意义务并不因为有偿与无偿加以区别。搭乘者有过错的,应当减轻驾驶者的民事责任,搭乘者无过错的,可以适当酌情驾驶者的民事责任,但对于精神损失法院不应支持。据此,法院判决被告魏某赔偿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损失的30%内的80%,共计143907.12元,对于精神抚慰金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人民法院认定魏某在交通事故次要责任中承担80%的责任,车主魏某龙与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和公平原则。

石泉县人民法院 牟道彬供稿 联系电话:13891582969

石泉县人大常委会主办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6042号

地 址:陕西省石泉县城老城   邮编:725200   电话:0915-6321296   邮箱:shiquanrenda@163.com

技术支持:博达软件     后台管理